Nil

APH。英领,除r18味音痴无差。
恋人@木山口听风

【APH/味音痴】给你的信

1600 Pennsylvania Avenue
Washington D.C.
U.S.A.
2 July,2018

My dear America,

       恭喜你,距独立已经有242年了。

       我是在威斯敏斯特提笔为你写下这封信的。等待夜晚来临,我就要动身去莫斯科SVO机场参加世界杯。再然后,九点整我们会和哥伦比亚进行一场赛事。

        不得不说,你没进入到决赛真是太遗憾了。日本、德国还有冰岛他们都成为了这场世界杯的黑天鹅,而以5:4成功打败西班牙那白痴晋级1/4决赛的东道主…你的宿敌俄国,恐怕在背后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吧。

       ——先别急着把信撕掉,我的大英雄。我猜你的球场失利,大概得归功于你的人民太喜欢只属于自己国家的‘football’了。

       那么,让我们回归正题。我的大男孩,关于自己的生日你有什么打算?

       …好了,我知道了。别说蛋糕、游戏、party那些一成不变的东西,你有没有想过你已经长大了?或许…你一直也想要来一场刺激的赌博?

       ………我不是在说拉斯维加斯的夜场,我是说像十八世纪的怀特俱乐部那样——有两位无聊绅士押注3000英镑的地方,他们赌的是玻璃窗上的两枚雨滴哪滴最先下落。

       总之,明天下午一点三十四分,我会前往纽约州的Marquee Night Club(对,就是你在Twitter上提到过的)。不用担心,门票我已经弄到手了,你用过的那把柯尔特蟒蛇左轮也是。瞧着吧,等到夜晚,赌徒、赌具、赌资、筹码和规则都会一应俱全。

       至于赌的是什么——嘘…,噤声,问出口的话我的魔法就会失去效力了。不过还是附上一枚英镑作为我们即将的见面礼,作为筹码之一一定要收好,让我找到你。

       期待与你的见面。

       …如果现在这封信就结束的话,我想你就要大呼‘你这是自我主义!’了,就像我经常揶揄你的那样,对吧?

       ——所以,我亲爱的大男孩。如果你爽约了、或者一开始就不打算前来,我真不介意在那晚过后搭乘最快的航班,在白宫的办公桌上锁住你的咽喉,拿枪顶着你的太阳穴,给你一记深入骨髓的深吻。

       但丁把我放在地狱的第七层,因此我允许你咒骂我为‘该死的英国’…。

       生日快乐。

                          Your loving elder brother,
     
                                           Arthur·Kirkland

P.S.硬币就在信封里,别忘记拿走它。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