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l

APH。英领,除r18味音痴无差。
恋人@木山口听风

【贤辅】恶意之种


*第八集梗

*算是肉

*含有在三头龙兽嘴里的情节(。

*准确来说是暴龙改造者x本宫大辅

*是一辆还没开起的车,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让我代替他们吧,就吃我一个人吧!]

好大的口气,我就实现你这个愿望吧。

……

——————

「正义者的自白」


“大辅君——?”

一声呼唤把他勉强拉回现世。本宫大辅的视觉首先恢复,在阴暗的室内、摇摇晃晃的视野中对他来说只有一点亮得惊人,数个液晶屏放映着伙伴们纷自寻找自己的焦急样子。本宫大辅的身体非常热,湿哒哒黏糊糊的,这份感触对他来说像极了大夏天刚踢完足球,一层汗热又闷,总裹在自己的体肤上纠缠个不休。

本宫大辅已经无力思考了,他头偏斜到一边,视线是恍惚地浮在半空的,嘴角染上了口涎样晶亮的液体——不,仔细看的话,大概全身都染上了粘液。他大口大口的喘息,身体的每个细胞都为自己从窒息中脱逃感到由衷的欣喜。

“喂,死了没。”

一个人影径直的闯入眼底,口吻不耐到明显,大辅刚迫不及待的一个救字脱口,就有如战栗般地抽搐了下,伴随着咕的一声吞咽唾液、止住了话语。不行。唯独这个人,不行……

“哼哼……哈哈哈哈哈!真不错的表情啊大辅。”

伴随着神经质般的狂笑炸在耳际,眼前的暴龙改造者和现实中的偶像一乘寺贤重叠了。自己的渴望和崇拜,一瞬就被那仿若实质般的恶意烧成黑灰。记起来了,自己是答应了那恶劣的请求,作为三头龙兽的餐点被…。

那自己怎么还活着?

“哦——大辅,是在向我求救吗?好啊,那我就因为你这凄惨到可怜的模样,放过你吧。”

面前的人嘴角扯动,高高扬了起彰显出主人明显的好心情,那独特的语调被刻意拖个很长,灌注其内的是明显的欣悦感。大辅缩了缩右腿,发现挪动间有阵阵瘙痒般的润湿触感,仿佛被舌舔舐。

……舌?

疑惑自脑中滋生,在这前提下他才有空朝四周观望。头顶是虚空般的黑暗,面前上下分敞出半的裂缝好让他窥探到外,边沿还有排排的白色倒圆锥如嵌的装饰,身下又软和得仿佛在被水浸湿的肉垫上平躺。

颜色,是肉红色的。

喘息不匀了几秒,他才重拾活力的失声叫了起来,手脚并用的想爬出这可怖的地方。的确,以大辅经受缺氧的迟钝脑袋瓜都能想到,这种情景只要联想先前,十有八九就是在三头龙兽的嘴里了。

……

——————

「邪恶者的自白」


心情大好,暴龙改造者遏制不住微笑了,真愚蠢……不行,这点折磨还不够。

暴龙改造者只单纯的这么想,光让三头龙兽吃掉大辅可完全不行啊,这点程度,绝对没自己所受的侮辱强烈。膝盖还在隐痛,自尊心出现了道道裂痕,只要想到低下者对上位者的忤逆就发怒,绝对要让他体验到比我强过千倍万倍的疼痛——

满载恶意的声音经由喉管被酝酿出来,暴龙改造者俯身便揪住手下那湿成缕的褐发,将好不易逃出兽口的大辅往地上狠撞,直到听见他脑壳亲吻地面的闷响。

“我让你出来了吗?”

话语未落,暴龙改造者伴着哀鸣就再将一记踢击紧随其上。自己足球和空手道都在同龄之中是稳拿第一名,下手又狠,这绝对就能让人有够受得了,本宫那一脸被撞傻了的表情和肋骨的折断声,已胜过任何现实与虚幻中残害非人活物的快感。本宫大辅,不过区区一个手下败将,他也就只有在自己脚底下苦痛呻吟的份。

仿佛想起皮鞭抽落在数码宝贝身上的哀嚎,又像那次鞋尖猛踢在幼犬肚上的呜咽,黑暗之种作祟,他再次被喜悦充盈全身。这就是低等存在该做的事,哀鸣、被暴力、被凌虐、被自己所控制……这个世界大多数存在都太无能了,就让自己这个奴隶主统治他们吧。

……啊,对了。

想到了极为有趣的事,暴龙改造者半蹲在地,扣牢了他下巴逼迫大辅与自己视线平齐。

“来玩个游戏吧。”


TBC.(大概
 

评论(1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