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l

APH。英领,除r18味音痴无差。
恋人@木山口听风

【色松】生还者松野一松的自白


*有曾是恋人的私设

*写来自己爽产物

*存在ooc

人啊,真是一种容易遗忘过去的生物。

“是我的话,随时会犯罪也说不定哦,这样没问题吗。”

“唯独不想被你说相信。相信什么,我这个垃圾渣滓吗。”

想割腕,把手腕的鲜血浇到内裤间耸立的那东西上,让他舔。

因为是兄弟,所以什么都可以原谅。也因为视而不见,忽略了他一直用行动表达的“我相信你”。

那我就说实话吧,虽然是社会最底层的人渣六兄弟但是我相信你,虽然是世界上最没用的存在之一但是我想救你,虽然虽然虽然我那么的恨着你但是……

说不出口的话代替了他一贯的辛辣言辞,化作利刃,一刀一刀的割掉声带,割得嘴里都布满铁锈味。好话都被吞尽,而被恶毒所毁的嗓子也沾染恶疾,言语的身体的暴力则作为替代,愈演愈烈。

明明一直被忽视还对兄弟们那么好,无法得到报偿的示好,纯粹的心灵,头脑空空的白痴,永远都是自信的神色,恶心,让人作呕,明明是神明创造出的最恶劣的故事却是个没有放弃希望的人,什么希望啊一开始就不存在吧这种东西,不要过来啊你这个——

「我,相信你哦。」

…我也曾爱过你。

痛,很痛,好痛啊空松哥哥,你在哪,为什么我看不到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为什么不来陪我为什么不来救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忘记了啊,不可原谅。

憎恨,诅咒,还是爱着。如果那天跟他一起死掉就好了,为什么只留下我一个人我才不要,但肉体还在还是有希望的对吧只是记忆缺失,烦死了什么希望啊一开始就不存在的吧。十秒,十分钟,十小时,十天,十个月,十年。祈祷着祈祷着,一刻不停的祈祷着,醒过来吧空松哥哥,和我说话啊空松哥哥,是在开玩笑吗不认识我,好了够了我知道了你这个家伙已经不爱我了对吧所以选择这种方式逃避,死吧、去死吧、哪怕是下地狱也要拉着你一起…!……

哥…哥哥……。

记忆永远不会恢复,作为地狱的生还者只能悔恨哀悼,一遍又一遍,直到噩梦终结。

但噩梦永远不会停歇。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