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l

APH。英领,除r18味音痴无差。
恋人@木山口听风

【阿松】活着的意义?(ichi)


*24集梗

*主ichi

*一定程度ooc

“——活着的意义?”

“我不知道。”

他的视线一直安静地落在地面,好像是本能在排斥,语调也跟着渐渐地沉下,话到尾句时就如坠深海,又像从嘴里咕嘟嘟吐出的气泡般含糊不清。松野一松正试图用反常来昭示对这话题的不快。他慢吞吞地,眼皮眨了数次,在寂静得只能听见呼吸声的黑暗里沉默半晌,还是堪堪同其对视,把话说全了。

“你问一个…连存活下去的动力都没的人,真的好吗。”

话还未完,一松就不禁将视线转挪开,盯着一边的垃圾桶出了神。这种垃圾的思考方式…光是听着就没有任何生存意义了。说的对,自己就是最值得担心的一个,是无药可救的渣滓……。

不能回去了。

双臂环住了肚皮,一松正视图和咕咕作响的饥饿做抗争,把它给压制得死紧。一家人温馨围着餐桌夹取火锅的模样还历历在目,一松被记忆中的香气诱使、被迫深呼吸了口,随后空腹感一下子难以忍受地光临了自己。背猫得更厉害,想要躲避随时都有可能落来的行人注目礼地,他将下巴抵住膝盖。

眼皮耸拉,一松被迫降得低低的视野中连圆月都晃荡得含糊不清,和他一并怏怏地瘫在水洼,随后被啪嗒踩碎。

朵朵湿梅花印被澄黄的小爪带着,哒哒地蔓延到他身前。

…!惊讶得有一瞬连表情都开始松动,眼也有了点精神地睁开,从膝盖的弯折中,一松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抽手,伸向了他唯一能称得上是挚友的存在,连嘴角的下坠也化为了笑意。

“乖、乖。”那是一句小声的咕哝,一松将毛绒的一小只猫团拢进怀中抱好,脸抵脸的亲昵让他打心底感到了柔软,他的身子也因如此,由紧绷逐渐转为放松,表情舒缓。像是这才有动力地堪堪回应了完整的一句。

“也许我的存在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热爱人生?…被别人所爱?延续后代?…光是想想就麻烦死了。我不去做,别人也会做的。”

伴着极轻的一声喵,他选择了继续安心待在自己已被完整的小世界里。一松将脸埋进毛毛,深吸口被熨帖到温暖的空气,和暖乎乎又温柔的挚友一起,视线温柔垂低。

“……都是没有意义的。”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