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l

APH。英领,除r18味音痴无差。
恋人@木山口听风

【阿松】碎裂粉末(kara)


*第五话后,被害妄想症梗。
 
*为求贴梗,存在一定程度ooc

*主kara,无cp

那真的是很突然的,某一天,本就小心翼翼维持的稳固关系突然间崩毁了。

蝉鸣。

一如既往地怀抱吉他坐于屋顶,稍张着嘴注视朝阳。只发着呆,在心中演练着任何能衬托出世界美丽的言辞,却都无法被组织成声。嘴唇嚅嗫许久,只能机械的,叹出一声“啊……”。

心中空空的,维持着这个表情转过头,打发时间的看蜘蛛结网,就着昨日残缺的网子,轻而易举着筑起一圈圈精美的陷阱,并凭借着不足以让它失去粘性的露珠而反射银光。

遥远的声线简直能从记忆里渗透过来,一遍遍,像是大福表皮,接二连三,不同口味的糯米黏答答的搅合到一起,最终变成了恶意的混沌,填塞了自己整个空荡荡的脑壳。

红、绿、紫、黄、粉,大福,是没有蓝色的,那种颜色并不被需要。

自己是多余的。

僵硬的脖颈转了转,不久之间还曾被绷带亲吻的地方直泛着疼。在视线扫过地面时, 大敞的窗中接二连三砸下的,不是希望,而是裹满了实质性恶意的钝器。
绿叶沙沙摆动出声 ,恍惚时还能听到自己的惨叫,海浪声,柴火燃烧的噼啪声。

指尖神经质的抽搐片刻,在那天的灼痛感中狠狠背过手,仿佛上面有大片丑陋的烫伤盘踞。

是想致自己于死地吧,我的brother们…。

本应空荡荡的心奇异的痛起来。

简直是无法言明的痛楚,连呼吸都快被掏空的感受,以至于自己不得不四指扣着胸膛,有如瘙痒般使劲挠着,指几乎嵌进肉,试图给掏挖出五脏六腑来。

首先感到的是阵风,忽明忽暗的视野内有来客闯入,刚翩然而过了一位美丽的精灵。

那真的是一只极为漂亮的蝴蝶,振翅间能看到冰蓝色泽的花纹盘踞其上。它掠过晨间的绿叶,使露水垂坠,最后一头撞入蛛丝做的网子里。

……

无视、暴力。这种欺负人的方法,在哪里见到过来着?高中吧,据说每个班级必有一个的被欺负的阴暗孩子。

对,名为垃圾排放场,是人们负面情绪的垃圾桶,简直让自己联想起来这个的,将恶意投入名为“空松”的垃圾桶里。

“不想给兄弟们添麻烦……也、不想痛。所以,我会自己解决掉自己的。”

碎裂的蝶翅平摊在掌心之间,染了一手鳞粉的指亮晶晶的,静默地散出蓝光。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