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l

APH。英领,除r18味音痴无差。
恋人@木山口听风

【APH/苏爱】红龙

*西幻paro
——

龙载着龙骑士飞速下降,一点儿招呼都未打径直带着自己飞速奔离目的地,气势汹汹。

每到这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好兄弟那该死的收藏癖又犯了,金银财宝会使人上瘾,Dragon(龙)也不例外。曾经光临的地下巢穴中满当当的堆砌了金币宝钻、权杖皇冠,闪闪发光的珍宝使它绝对性的富可敌国。但独属自己的红龙只吐出口龙息,随着火星蹦出连空气中水分都被蒸干,在燥热空气中滔滔不绝地讲起它和条银龙的争巢史,以及自己是如何破除空间魔法给予那银龙决定性的致命一击。

但硫磺那气味熏得自己有点发晕,它说过什么?糟糕的完全忘了。

但自己还记得它堪称熟练爬上那堆硌硬的山,鳞片稍敛的挪来挪去仿佛在做按摩,蹲在上面的模样又使自己想到可笑的敛财奴(当然自己没笑)。庞大到能摧墙毁镇的带刺大尾只需一扫,大量的金币雨就哗啦啦抛飞空中又掉上地,末了还愉悦地蹦来蹦去并飞进自己手里几块。

现在就是这样,这个大家伙又兴冲冲的想给它巢里添上点宝贝了。

“埃德蒙,”斯科特在呼呼风声中大呼这同自己出生入死过的兄弟,无法克制的贪婪,这堪称红龙最大的毛病之一了,唯有这时斯科特才会对它雷厉风行的举止很是无奈。“我们还有任务!”

巨龙大吼一声,震耳欲聋的声响贯穿过整个森林,惊得大堆飞鸟骤起——真希望它们别吓出心理阴影。“没事!很快,珍宝就在眼前!”

斯科特只得闭了嘴不再喝风,深刻的印痕自眉头间皱出,眼前绿色蓝色褐色的树木湖泊大地都混成一片,让自己不得不因落坠的眩晕感闭眼…活见鬼,谁知道自己打今天起会不会患上恐高症!

随着折断的脆响不看都知道大片大片的树被它结实的鳞片压个全倒了。它头垂低,大眼睛咕噜噜转着寻找闪闪发光的宝贝,自己就两手猛撑,在侧了身时也迅速跳地。刚从晕龙的呕吐欲中回了神的斯科特揉掐眉心,他刚抬起眼珠,大片大片反出粼粼波光的湖就和眼底一撞,擦出激烈的火花………

该死,又是蓝的。

他眉头皱更深了,不知道身旁的巨龙好没好地侧目一看,又顺它视线看过去——好家伙,珍稀物种!一头独角兽正可怜巴巴楞在原处,本该温驯的眼中涌动恐惧,一看就和巨龙熔岩球样的大眼珠对了个正着。抚在独角兽洁白皮毛上的少女也同样一脸怔愣,两条楚楚可怜的小麻花辫都要随主人惊呆了,斯科特丝毫不怀疑,如果头发能动的话现在那麻花辫一定双双吓到翘了上天。

“我的这个老兄弟一点都不听话,抱歉——”

权衡没出几秒,虽然人家的独角兽都被吓得跑路,斯科特还是打算上前安抚,就突然见她凶狠了表情,抄出个被巨龙吐口龙息就能融掉的小刀骂咧咧地往后退。

“滚你妈的!别道歉,你还我独角兽!”

一见钟情,斯科特只能用这种话来形容,无论是她凶狠瞪住自己的表情还是因生气染上淡淡绯红的颊,甚至连手头小刀的银光都那么诱人。

【划掉】老天,她和外面那些温柔端庄的女生完全一样,我喜欢!【划掉】

龙族对财宝和闪亮事物的独占欲超乎想象,尤其红龙,贪婪度简直是在五色龙里数一数二的。至今斯科特还记得,就它带自己观巢那天,埃德蒙脸上那副深仇大恨的表情,尖牙一颗颗都呲出嘴唇。斯科特丁点儿都不怀疑,如果自己不是它搭档它当即就会冲上来把自己撕碎。不,也许只是吐口龙息就燃成灰渣,被它鼻息一哼就什么也不剩。

“斯科特,你,衣服上刮着我一枚金币!”

现在斯科特好像理解这种心情了,他想把这姑娘拐回家,让她当自己的媳妇,如果他有龙那翅翼的话一定早就遮天蔽日的展开了,密不透风把她遮在身下、拐进巢里,独占到不让任何人看到。

知道这个姑娘叫帕特里克就是之后日子的事了。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