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l

APH。英领,除r18味音痴无差。
恋人@木山口听风

【APH】愿你好梦

落笔时已是深夜。合拢日记,拿出童话书但不急着打开,而是让指头在有一定年份的书面上摩挲,视线逡巡于标题上。


我想想。现在该说些什么呢?“让繁星伴你入眠”?身处伦敦的话,很难看到大片星空吧。……不过,也没关系,小精灵们会在梦里为你点灯。


随讲述身体也逐渐舒缓下来,菲薄的一本书摊开膝上,纸张随慢条斯理的随掀动涌出哗啦声响。清了嗓,用柔和轻松的口吻开始了一段睡前故事。


——步入梦境,你会看到夏夜,听到被闷热天气熏得嘶哑无力蝉鸣。也有蟋蟀的叫声,“那是它们凭器官记忆所吟唱出来的歌,它们仿佛永恒的,一直不停的歌唱着,为了那即将到来的、或永不会到来的新娘”。

脚下的草地是软的,这是一片被萤火虫绿芒所笼罩的森林,代替了星子点缀在夜空。很美吧?在得知你要入梦时,这里的一切寂静骤降。小溪流淌声,鸟儿振翅声,树叶坠落声,都宛如时间静止般停下。

别担心,周围的一切都在守护你。

……愿你好梦。


在书本里面挑挑捡捡所改编的故事尚有漏洞,不过因疲累驱使今晚也不会有更出色的想象出现了。念完全文忍不住勾起嘴角,用愈发轻的声音补充做了结束语,书本合上发出细微‘嗒’的一声,这让刚刚被凝结的时间重新开始转动。

又突然想起什么,仿若自言自语般的嘀咕起来。


公蟋蟀的话,是会被新婚妻子吃掉的吧。所以我就说,才没有什么真正的童话故事……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