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l

APH。英领,除r18味音痴无差。
恋人@木山口听风

【APH】Olivia·Kikland的死亡

O-li-vi-a.

张开唇瓣,做出口型。

O——

你用食指拇指并出一个圆来窥探世界,赋予你小巧圆润的指甲上粉红色的星光。你用手提着裙摆,一蹦一跳地下了楼梯,像只小百灵鸟一样叽叽喳喳、喋喋不休,非要说这是魔法留给你的用来拆分银河的碎光。

我伸臂接住你随后应和。是的,我的小公主。只顾迷迷糊糊地撞进我的怀里,其实你才是我抓到的五颜六色的光。

Li——

然后你用魔法将甜蜜拉长,古灵精怪的小女巫,你的小脑袋里充满了飞跃性的奇思妙想。你嘴唇如樱桃,眼神如蜜糖,让我用巧克力、奶油、小饼干和棉花糖来为你制造一间新房。你骑上独角兽仿佛跨上了战马,哼着歌远征去东边太阳升起的地方,沿路遇到的海妖小姐都因为甜美的歌声被你请来家里,在安睡的你的枕旁轻声歌唱。

我无奈地为你掩好被角,新采购来的甜点们冷藏进冰箱,命令工匠连夜赶工出你梦想中的糖果屋,铺上巧克力地板、叠起棉花糖大床。

Vi——

你的贝齿抵着下唇,眼角绽放阳光,翩翩有礼的蝴蝶最喜欢栖息在你的腿上。你于世界的万般爱意中睡醒,然后嘟起嘴望向窗外,一挥手天上就哗啦啦地下起玫瑰雨,然后是甘森骤降。连战场都开满鲜花,从花骨朵里钻出来的小精灵冲你我招招手然后振振翅膀。你吐吐舌尖,俏皮地问我它们会不会飞去天堂?

我用指背轻叩了你的眉心,然后去残旧的盔甲边挽起一朵百合,将它插进鬓发、别在你的耳旁。笨蛋——好吧,就是这样。

A——

你在宫殿里跳起华尔兹,绕了个圆圈的粉红泡泡裙中盛满乌托邦式的幻想,你对我说你是坠入兔子洞的爱丽丝,你瞧?我兜里的怀表还咔嗒作响。这么说着你把书推到一旁,一溜烟跑去了阁楼上,风将你的裙摆吹起,你的眼中盛满了破碎冰湖般的光。

你是我近在咫尺的方糖。如果把你粉红的发梢加一味甜蜜的调料,再依次填入橙香、玫瑰茄、苹果香,不知有多少人会栽在你的心上。

奥—莉—薇—娅。

只要呼唤起这个名字的话,伸出的舌尖就会跳满精致的小星星糖。

不知何时谣言开始弥漫,海妖潜入深海不再歌唱,小精灵消失在某一天的花朵上,独角兽变成梦魇、安息在地狱和撒旦身旁,爱丽丝被红心女王杀死在兔子洞里,糖果屋的小孩被女巫煮食、然后吃了个精光。

最后你带着理想式的疯癫坠入深渊,葬在你的永无岛里,连世上最残忍的人都为你落泪,最冷酷的人都去为你殉葬。你一无所知,仍旧停留在你最美丽的模样,手里怀抱着枯萎了的花儿,棺中摆满了宝石、鳞片、衣裳、亮晶晶的糖,你面容仍旧甜美,只不过是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那晚我做了个梦,梦到你说:“看啊,亚瑟。”

你站在阴影后偷偷冲我招招手,娇俏的脸蛋红扑扑的,身旁围满了黑暗的光团,笑得得意洋洋。

“它们都在对我歌唱。”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