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l

APH。英领,除r18味音痴无差。
恋人@木山口听风

【味音痴】记忆

美国。

我曾远涉重洋来到你的国土;我见到你、喜爱你、占有你,并试图在这之上为你建造一座山巅之城,一座只属于我的伊甸园。

我在查尔斯河畔创立剑桥学府,在铺满林荫的灌木旁牵住你的手一并走进教室,我记得那天有精灵在黄昏撒下细碎的星光,有鳞片盛满海浪的人鱼小姐为我们歌唱。

我不厌其烦地为你讲述知识,向你灌输文化、历史,启蒙你的思想。

我在曾这里亲手递出了第一份报纸,来供你获悉国事;我创办第一家图书馆供你阅读,第一家纺织场供你穿度;我打造了第一间铁匠铺,来让你武装自己,不要再被我以外的人侵占欺负。

我和你漫步在剑桥学府的小路旁,在一场磕磕巴巴的辩论会后,我对你说:“我相信有朝一日,阿尔弗能够用我的语言来打败我”。

然后,在1775年4月19日的一个清晨。你穿着我赠给你的衣服,握着我造给你的枪,在列克星敦上空打出了第一声枪响;

你聪明地用新闻作媒介,掀起革命的疯狂。

你激起群众的不满,用知识填充他们的大脑;再让进入过剑桥大学、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们,一并起草《独立宣言》。

在战争取胜的那天,你手里紧攥着枪,无不遗憾地对我说:“抱歉,英国。但是我已经不想再受你摆布了。”

你把你的想法永远地刻进了州箴言。每当我来到那里,我都仿佛能听到你以明朗的口吻念出那句:“我们以刀剑寻求和平,但是,只有自由之下,才有和平。”

…对,和平。你仿佛时刻在提醒我,我曾和自己最宠爱的弟弟刀剑相向。

我时常能想起那个只能滑坐到土地上的我。红色的军服染上了泥泞,属于美洲大陆的雨水不断打到我的眼睑上,眼窝深处仿佛有溪流汇聚。我什么都做不到,只能无力地垂下头掩饰住悲怮与茫然。

是的。你自由了,我放你走。

于是你把曾经的剑桥学府改名成了哈佛,又升为了大学。你不断试图遗忘我,抹去我,而你也视你身上存有英格兰的血脉为耻辱。

而我又能怎么想呢?你的身体里淌着我的血脉,你的身体上留着我的影子;哪怕你对这个称呼再厌恶不过,你也永远都是我的弟弟,唯一的。

…阿尔弗雷德。

评论(3)

热度(26)